您的位置:

首页> 人妻小说> 骑士的血脉 更新~12部完

骑士的血脉 更新~12部完

第一章在天
    大雪如同羽毛一般纷纷飘落,堆积在大道之上 ,路中央是一道被车轮碾压出来的黑色深沟。

    马车的车夫正忙着往车轮上缠绕蒺藜锁链,这东西可以防止车轮打滑,拉车的马全都披着厚厚的羊毛毡毯!只有脑袋露出在外面,因为大气太冷,马的鼻孔中呼出的水气全都凝结成了白雾。
    利奇和父亲两个人联手把行李搬上了车顶。
    行李并不算多,就只有三个箱子, 面装着的全都是老妈和玲姨最喜欢的衣服和首饰。
    把行李放好,利奇的父亲从车顶上下来,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夫妻俩紧紧拥抱在一起。
    “到了国外,你只能自己照顾自己了,一切都要小心。”“我会小心的,那边有人接应!不会出什幺事,反倒是你要当心一些,酒别再多喝,衣服多穿一些,北方的天气很冷,别冻坏了自己。”夫妻俩絮絮叨叨互相关照着对方。
    在另一边,玲姨和表姐同样难捨难分。玲姨是第一次离开女儿,对女儿有着说不出的依恋。从刚才一直说到现在。和利奇的父母又不一样,这对母女说着说着会争吵起来,虽然声音压得很低,利奇仍旧能够听到,每一次争吵总是涉及到一个叫宾得的人。这个人想必就是把表姐迷得神魂颠倒的那个男人。
    这一次玲姨原本打算把表姐一起带走。但是表姐却执意不肯走,理由是这 的工厂和店铺需要人照管!谁都知道这根本就是託辞。
    两人正在诉说离别之情,一辆装备车远远地开了过来,这东西比路边的那些马车可有力多了。车的前面还挂着除雪犁,驶过之处,大堆的积雪被推到了路边。
    车门缓缓撩起。海格特不等车门全部打开;就从 面钻了出来!
    利奇家的生意全都有青年军的投资,就连国外的那两家分厂也一样,不过就算没有这个理由。他也会来送行。
    看到海格特来了,利奇连忙迎了上去。
    “何必坐这种马车,你早一点说一声的话,我帮你联络一个车队,让她们跟着东队走,那绝对又快又舒服,还更加安全。” 海格特朝着那辆马束呶了呶嘴!在这个季节坐马车前往罗索托,至少要一个月,这还要路况极好才行,如果连下几天暴大雪,把路封上的话,还不知道需要多久呢。
    “女人讲究情调,她们自己想慢悠悠地在路上溜踏,这更有旅行的味道。”利奇的话半真半假。“再说,她们也不会受什幺罪,一路壮吃的喝的全都已经准备好了,我们家又是做皮裘生意的,她们俩身上穿的是最暖和的皮裘,座位底下还烧着火炉。”
    “有钱人。”海格特和利奇一向都是随便开玩笑,突然他的眼睛扫到了利奇夹在胳膊肘底下的那本册子:“怎幺?又在研究新的东西?”这本册子原本就是利奇为海格特準备的,他轻轻一笑,随手翻了开来。
    “有一些想法,你不觉得现在的战甲威力实在太大一些了吗?”利奇在一旁解释着。
    海格特一向都很重视利奇的奇思妙想。不过这。次他只是看了一会儿,就把那本册子还给了利奇。
    “别再搞了 ,这东西没有意义,在你之前就已经有人做过了。”海格特劝道,那本册子上画的是一件比轻型战甲还要轻薄,完全贴身的战甲。
    “那不是给骑士用的,而是专门用于刺杀的武器,我相信内务部应该配备有这类战甲。”海格特说这话的时候,颇有些不屑的味道:“一件优秀的战甲,性能绝对不能太极端,像这样完全放弃防御,到了战场上绝对是送死,第一波攻击就挡不下来。”“我并没有说这种战甲是让普通骑士穿的,更没说过用在战场上。”利奇歎息了一声!他多少有些失望,原本打算凭这东西引起海格特的兴趣;没有想到这个家伙不屑一顾。
    当初他从格拉斯洛伐尔市逃离之前,曾经让艾米丽帮他製造过一件贴身的护甲,这件战甲就是在那件贴身护甲的基础上设计而成。
    设计这件战甲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打算放弃战斗服。战斗服有作用,不过作用有限,还不如乾脆贴身穿一件特殊的战甲。这件战甲完全紧身,还可以把听觉、感知和传讯三大系统顶接放在 面,因为够轻够薄,所以对动作绝对不会有任何妨碍。
    利奇的失望全都并在海格特的眼 ,他以为利奇受到打击了,忍不住劝道:“一个人难免会尝失误,你已经很了不起了。如果你再侨出一种惊世骇俗的设计,你让艾斯波尔那样的神工的脸往哪里搁?”海格特突然看了看左右,然后把利奇拉到一边:“我有一件事需要你帮忙,我打算组建一支专门用来突袭的队伍,在这方面你是行家。”利奇愣愣地看着海格特,此刻他的心 乱七八糟的,他抛出那种新的设计,原本就是为了吸引海格特的注意,没有想到失败了,更没想到的是,峰迴路转,海格特原本就有求于他,这正中他的下怀。
    “你的兵团好像在南方…”利奇有些不太明自海格特的打算。他回裴内斯的理由是需要治疗,所以这段时间。他虽然等同放假,却和真正的放假有不小的区别,首先就是他不能离开裴内斯,即便前往附近的城市也属于违反军规。
    “我指的不是我的兵团,你忘了青年军本身就是一个军事组织,我正式的职务是第二战区第五军团第十一兵团的兵团长,而我在青年军还有另外一个职务。我是青年军第三兵团的乒团长。”海格特解释道:“我打算凑一支小队给你,别看只是小队,那 面有不少人正式的职务是小队长。”
    海格特其实也是一种试探,如果利奇按受了他的提议,等于是变相地加入了青年军,甚至连职务都已经分配好了。
    “他们会听我的 ?”利奇有点不敢肯定。
    海格特想了想,这确实是一个问题,虽然骑士小队的队长并不一定是实力最强的人,不过利奇实在太午轻了 ,更何况这个小子还只是见习骑士。
    想着想着,海格特的脑子鲤面闪过了一丝灵感。他想起当初去医院探望利奇时的情景,那个病房 面至少有四个人也是青年军的成员。这些家伙听到他和利奇之间的对话后,那一脸的敬畏和疑惑,至今都在他的眼前浮现。
    如果把这些人凑在一起,他们肯定会听话。
    “我会调一批肯听命令的人过来!”海格特已经有了决定:“明白一些告诉我, 你愿不愿意帮我?”
   
    “没问题,这活我接了。”利奇耸了耸肩膀,这正是他需要的。
   
    群星广场也是市中心圈子 面几座广场之一,和胜利广场比起来,这座广场要小得多,在广场的西侧有一座五层的大楼,是一座军官俱乐部。不过在共和国,只要资讯梢微灵通的人都知道,这座大楼就是青年军的总部。
    狭窄的窗户、灰褐色的外墙,役有太多装饰的复古风格,确实和军人的形象非常相称。
    海格特直接把利奇带到了二楼东侧的房间,那是一间中型的会议室, 面早已坐着十几个人。
    在会议室的一角放着一部战甲,这部战甲的装甲板特意掀开。有一部分魔动筋腱也被卸除,暴露出部分的骨架和操纵机构。
    海格特一进房问,那十几个人就立刻站了起来。
    “用不着这样正式。”海格特打了个招呼,抬手虚晃了两下!示意大家坐下。他身体微侧,将身后的利奇显露了出来:“我来介绍一下,这位就是你们的教官。”
     大部分人这时才注意到利奇,他们的神情要不充满了疑惑,要不就是一脸难以置信的模样。
    不过也有一部分人早就注意到了利奇,这些人全都打着石膏或者吊着绷带。他们是被海格特刚刚从医院 面弄出来的。
    “又见面了。”利奇同样也认出了那几个人,毕竟是在同一个病房待过,时间隔得又不是很久:“正式认识一下,我叫利奇,隶属于105独立小队。”“哈尼,第二战区卫戍兵团47小队的副队长。”第一个站起来和利奇打招呼的人,是当初躺在隔壁病床的那个伤患。所有的人 面以他和利奇最熟!“你的那两枚银徽还没有确认下来?”这个家伙在利奇的胸前和肩膀上搜索着。
    哈尼说这句话,既拉近了和利奇之间的关係,也等于给其他人洩了一些底。
    果然听到这话,那些原本有所怀疑的人立刻显露出惊讶的神情。
    “应该快了。”回答的是海格特,他说话的分量远远超过利奇自己的解释。
    “安德鲁普夫,第二战区第四军团第三兵团22小队的队长。”另外一个伤员站了出来。
    其他人也一个接着一个站起来自我介绍。
    最后一个站起来的人明显不是骑士,这个人身侬瘦弱,头髮乱糟糟的,身上的白大衣上还沾染着一些油污。
    “弗莱明·格林,我是那件战甲的设计者。”这个人指了指墙角放着的那件战甲
    利奇顿时来了兴趣,最近这段时间,他的大部分心思都在战甲设计上,连正常的训练都有些懈怠了。
    走到那件战甲的旁边,利奇从 到外仔仔细细看了一遍。
    “是瓦尔基 的架构,为什幺不採用原来的外形?瓦尔基 的外壳很有特点,大部分是斜直面。很适合锻造加工。”利奇歎息着。
    “瓦尔基 是很不错的设计,不过作为制式战甲,它实在太複杂了,我简化了设计。”那个战甲设计师也不是无名之辈,在共和国年轻一代的战甲设计师 面,他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领军人物。
    这样的人当然会有点傲气,他看到利奇对他的设计指手划脚,就已经非常不满了。
    年轻人都喜欢争强斗胜,利奇也是一样,他蕴出了那个战甲设计师口气中的不耐烦,当然不打算让步。一直以来他所接触的战甲设计师全都是艾斯波尔和莎尔夫人这类顶尖人物,两位神工对他都不会这幺跩。
    利奇也确实有自信,首先就是他用过“瓦尔基 ”,那还是经过杰布森大师改进过的型号,当初他设计新型战甲的时候,也借鑒过一部分“瓦尔基 ”的设计,所以他对这种战甲的性能资料了若指掌。其次就是他手上的那本对战甲分析详尽到极点的小册子,上面同样有对瓦尔基 的描述。
    “简化设计?对一件设计成熟的战甲进行简化设计,可不容易,远比重新设计一件战甲要难得多,据我所知,艾斯波尔也曾经尝试过简化瓦尔基 的设计。可惜没能成功。” 利奇微微一笑,随口点出了这件战甲的每一个改变之处,同时说出的还有这种改变带来性能方面的损失,和很可能存在的缺陷。
    他的眼光绝对毒辣,只挑那些改变之后性能下降的地方,对于正确的改进之处一点儿都没有触及。
    “其实有一种更好的改进方案,不过这种方案并不会简化原有的设计,反而会让设引变得更加複杂一些。”利奇顺便说出了杰布森大师改进的方案。这套方案已经在之前的行动中证明了它的价值。
    “这只是纸上谈兵,任何人都能够做到,我不否认,身为骑士的你对战甲有些了解,不过这种了解顶多是一知半解。”那个年轻的战甲设计师当然不会服气,不过他也有些忐忑,因为利奇指出的那些缺陷确实存在。
    海格特一直在旁边听着,嘴角带着一丝不怀好意的微笑,他有意挫挫青年设计师的锐气。所以一关始并不阻止两个人的争论。
    不过此刻他有些听不下去了。说不过别人,就拿专业身分压人,这让他感觉非常失望。他低声朝着身边的一个人耳语了几句。
    青年军有自己的战甲设计师,数量还不少!很快两个老头进了这间会议室。
    那两个老头全都认得利奇,连忙笑着上来打招呼。身为青年军的战甲设计师,他们俩虽然拥有特级的头衔,却被打入副军,上面的人很忌讳他们这些人,有交流的机会从来都不会给他们,当初要不是利奇牵线搭桥,他们根本没有机会见到艾斯波尔。
    一看到两个老头对利奇如此客气,年轻设计师顿时大惊失色。其中一个老头正是他的导师,他最清楚导师的性格,那是眼睛长在头顶上的人物,他跟着老头这幺多年,从来没有看到过老头对什幺人如此客气。
    “心 正乱成一团,格林就听到导师转头朝着他说道:“你的运气真好,居然有机会加入这个小队,一定要珍惜这次机会呦!要多听多学,虚心求教。”
   
    导师说一句;格林就点一下头,至于说些什幺,他是一句都没有听进去。
    别说年轻设计师目瞪口呆,会议室 而的其他人也惊诧莫名,只有那些和利奇同病房的人,心 有些明自。
    “你们NlI 才花谈论这件战甲吗?”另外一个老头看到了角落 面的东西:“这应该是格林的作品吧。”老头走了过去看了看,然后摇了摇头:“原来的瓦尔基 已经很成熟了,根本没必要做这幺大的改动,改得好也就算了,现在这种改法,恐怕远不及原来的性能啊!”“这是年轻人的通病,谁没有年轻过?”那位导师倒是替自己的学生说话:“就让他练习练习,反正这东西设计出来,也只是当作高级一些的训练甲。”
      两个老头当然清楚新型战甲的研製已经进行到了哪个阶段,新型战甲就是为了远距离奔袭而设计的轻型战甲。功能和眼前这部战甲重叠。到时候肯定是这部战甲为新型战甲让路。
    “就算做为训练甲。恐怕也要加装一些东西。”利奇说的是经验之谈:“我看过杰布森大师的改进方案,大师专门给这种战甲设计了一套攀爬、跳跃装置,那东西非常好用,我后来添加了一套滑行装置,也证明非常有效,除此之外,增加一对滑翔翼也很有必要。”既然只是做为训练甲使用,利奇就显得宽容多了。
    “听说交流会的名单已经列出来了。。。。”那位导师看着利奇欲言又止。
    “这幺早?不是说下个月人才能够陆续到齐吗?”利奇转头看着海格特。
    “时间提前了。我也是刚刚知道。”海格特耸了耸肩:“这份名单挺伤面子的,会议在这 召开,共和国有资格参与的却只有三个人,拉尔夫、萨尔瓦多和你。”话音落下,只有海格特、那两位老头神情自若,其他人个个瞪大了眼睛。
    “名单上没有艾米丽吗?”利奇感觉有些奇怪。
    “艾斯波尔肯定会带上她,你用不着担心。”海格特轻描淡写地说着,“每个与会者可以带一个人,你能不能说服伊洛和莎尔夫人;让他们两人也帮帮忙?”“伊洛没有问题,莎尔夫人可就不太确定了。”利奇有些为难。
    “实在不行的话,两个就两个吧。”那位导师在一旁说道,他打定主意,最近这段时间一定要和利奇拉近关係。
    在共和国,特级战甲设驯师有十二个,为青年军服务的有四个,所以就是他们四个人争夺这两个名额,老头对此多少有点信心。
    “我而想想办法吧!马努埃姆、法拉克这两位大师也没有弟子,我和他们的关係也不错,我问问他们愿不愿意帮忙。”利奇既然决定加人青年军,常然要表现一下自己的价值。
    得到了承诺,两个老头笑嘻嘻地离开了。
   
    那个青年战甲设训师早已经没了刚才的自信,虽然他仍旧不知道利奇倒底是何方神圣。不过刚那番话D已经让他彻底慑服了.从利奇嘴 吐出的名字,对于战甲设计师来说,每一个都是高高在上、被他们顶礼膜拜的人物,别说那两位神工。就算杰布森、马努埃姆、法拉克这样的大师,都足够让他们五礼投地。共和国虽然有十几位特级战甲设计师,
    却没有一位大师级的人物。
    “现在我们已经互化认识了,说实话,作为一支突击小队,这支队伍的结构并不是很合适。”利奇打算相算给众人一个下马威,这番诂如果一开始就说,未必会被那些骑士听进耳朵 面,但是现在,却没有人提出质疑。
    “你们猜猜看,对于远距离突袭来说,最重要的是什幺?”利奇指了指哈尼,这团曾经是他隔壁病床的伤患,是这群骑士 面和他关係最密切的一个。
    哈尼想了想说道:“速度。”
   
    “隐密性。”底下有人说道。
    有第一个人开口。自然就会有第二个人:“节省能量。”“大家都说得不错,速度、隐密性、节省能量,在远距离突袭巾都非常重要。”利奇先给予肯定,然后话锋一转:“不过,它们都不是最重要的。”他看了一眼门和窗,确认不可能有人偷听,这才继续说道:“最重要的是避免战斗,避免战斗的关键就是侦察,一支突击小队,侦察骑士的数量至少要有两个,甚至可能需要变多。”
    利奇看了一眼唯一的侦察骑士,这个人的实力远不如诺拉,甚至很可能还不如他。
    “我会安排的。”海格特连忙把这件事接了下来,加一个侦察骑士进来,绝对是轻而易举的事。
    看到海格特答应得这幺痛快。利奇心 暗自琢磨,有必要再增加一些难度,脑筋一转,他已经有了办法。
    “虽然最重要的是避免战斗,但是有些战斗仍旧无法避免,在缺乏补给、防御力量也不足的情况下,想要赢得战斗最好的办怯就是夜战,突袭加夜战是以弱胜强的不二法门。你们刚才已经听到了,我拥有两枚银徽,全都是靠夜战得来的。”利奇看了一眼在场的骑士们,或许是因为考虑速度的绿故,海格特挑的这些骑士,修练的大部分都是风属性的功法。
    “我有一套侦察骑士修练的功法,练了之后,对夜战会很有帮助,不过你们都很清楚,兼修侦察骑士的功法,对实力的增长是一种拖累。”利奇不再说下去了。
    “这件事山你们自己选择。”海格特在一旁说道,对于这种事,他不打算施加压力。
    训练并没有正式开始,今天只是和小队的成员见个面,不过利奇还是把“天听”的修练方法抄写了下来!
    把功法全都抄写完毕,也差不多是午餐时间了。
    海格特领着利奇去餐厅,这个餐厅很大,外表看上去非常简朴。
    “这 的厨师长可不简单,他以前在一家大酒店做过。”海格特知道利奇的喜好,趁机灌输着加入青年军的好处。
    利奇却看着旁边,隔着两排的一张桌子前坐着一个胖子。
    “那不是我当初抓住的参谋吗?”利奇低声间道:“我记得他好像叫帕罗。”
   
    “这个人很有能力,而且人脉也很广,他帮我们拉了很多参谋人员过来,他还有几个同学是在军事学院参谋科任教,借这个机会,我们专门办了一个班,把一些骑士送进去深造。”海格特在旁边解释着:“这个家伙本身也不简单。他做的计画滴水不漏,眼光也很敏锐,我们组建了一个政治军事局势分析室,他出任这个分析室的主任。”
    “你们真是越做越大了啊!手都伸进军事学院去了。”斗利奇歎道:“我记得军事学院的那帮人对你们一向都没有好感。”
    共和国採用的是文职掌控军队,参谋部的地位在统帅部之上。参谋部一向都是普通人的天下,从来不收骑士作为学员,统帅部 面还分指挥和作战两个部门,指挥部门的地位又在作战部门之上,前者同样也控制在普通军官手 。
    一直以来。这都被认为是双重保险,能够保证骑士不至于掌控绝对的军权,但是现在,军事学员参谋科被攻陷了,等于是从根本上动摇了这种双重保险。
    更重要的是,青年军本身就有一套完整的军事体系,只要愿意,他们随时可以取代现在的军队各级管理单位,也就是说,他们完全可以踢开统帅部的指挥部门,直接掌控统帅部的运行。
    这正是共和国上层如此忌惮青年军的原因。
    “能够成为参谋的全都是聪明人,而且参谋最不缺乏的就是各方面的情报,他们比你我更清楚,局势会向哪个方向发展。”海格特微微一笑、他在利奇面前,一向都不会故作高深。
    这件事其实很明白,第一阶段战役失利!最倒楣的就是那些参谋,不但上面把他们踢出来当替罪羊,后撤的时候,他们也是最后考虑的成员,很多人就这样失陷在敌佔区,他们的命运可想而知。
    所有这一切都被那些参谋们看在眼 ,他们堂然会考虑要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利奇和海格特正说话的时候,两个年迈的军官走了过来!这两位看上去都有五、六十岁,一个头髮和鬍子全都己经花白,皱纹堆叠,满脸的风霜痕迹。另外一个又乾又瘦,长着山羊胡,脑袋半秃。
    看到这两位过来,海格特居然站起来敬了个礼。
    利奇也连忙站起来,他看过这两位的画像,在画像上,这两位全都穿着白色的元帅服,手 握着元帅佩剑。
    “海格特,一切都还顺利吗?”那个花白头髮的老者问道,他问的当然是突击小队的组建工作。
    “一切顺利。”海格特的回答一点都不含糊。
    “这位就是你推荐的教官?”另外一个老头对利奇挺感兴趣,他转过头来看着利奇;“我阅读过你的简历,你很了不起。”两个老头除f了打招呼,并没有多说什幺,也没有询问利奇愿不愿意加入青年军,他们相信海格特的能力。
    “海格特,为什幺不带我们的小朋友四处看看?”花白头髮的老者笑着说道。
    海格特当然明白老上司的意思。他本来就打算带利奇走走看看,介绍一些人给利奇认识。他介绍的当然都是青年军真正的高层,眼前这两位在原来的计画中,是最后拜访的人物!
    “下午有什幺打算?” 花白头髮的老者看着利斋。
    “现在就差一个适合用来训练的地方了。要是能够找到一个像伯尔摩那样的地方,就最完美了。”利奇随口说道,他倒是很愿意多认识几个青年军的高层人物,特别是眼前这两位创始人。多和这样的人打交道绝对不会有坏处,不过他又不想接触太深,他和这些人可没有什幺共同语言,与他们接触,绝对不会像在艾斯波尔和莎尔夫人面前那样自在。
    “泊尔摩。”两个老头同时苦笑,那样的地方可不多。
    “裴内斯周围大部分是丘陵,这件事恐怕有点困难。”海格特挠了挠头,他的本事再大也不可能凭空变出一块複杂地形;“只能到处找找看了。”
    午餐过后,利奇就搭乘海格特的车在裴内斯四周转着,他们不可能走得更远,青年军的军官全都有正式的职务,大部分时间都要待在白己的部队 面,所以训练地点只能在裴内斯近郊。
    每到一个地方,两个人都会爬上车顶眺望一番,海格特的车有升降装置,最高可以把人升到十几米的地方,站在顶上视野比在地上要开阔一些。
    裴内斯所在的地方原本就是一片平原;四周倒是有一些河,却很少有山,顶多就只有几个土丘。
    大半圈转下来,也没有找到一个令人满意的地方。
    就在两个人都感觉到有些失望的时候,突然,几片黑影从头顶上划过。
    “停车。”利奇叫了一声,他凑到视窗朝着头顶张望。
    那几片黑影看上去像是大鸟,在一千多米的空中盘旋着。
    科奇的眼力极好,他很快就看清了那几片黑影的情况。
    那是几具三角形的滑翔翼,每一具滑翔翼的下面都挂着一个人。
    “你对这些东西感兴趣?”海格特从另外一扇窗户探头往外张望:“这应该是某个学院的人学生们。”“你怎幺知道?”利奇问道。
    “玩这玩意儿的除了那些大学生,就只有一些有钱的护发明家和冒险家,两者又有区别,发明家们对飞得更高、飞得更远感兴趣!如果是他们的话,天空中只会有一、两架滑翔翼,但是式样要複杂许多,大学生们则是把滑翔翼当作一种运动来看,总是一人群人在一起。”海格特对这方面倒是挺有研究。
    “你怎幺知道得那幺清楚?”利奇感到奇怪,在他印象中,梅格特不是那种对时尚运动感兴趣的人。
    “有人曾经想过把这种技术用于侦察,可惜,后来发现这种飞行受到的限制很多,想要长时间停留在空中,必须有上升的热气流才行。飞行方向又很难控制,所以计画最终被放弃了。”海格特把头缩回了车 。
    利奇轻轻按了一下车门,门缓缓地掀了起来,他从车上下来,转头说道:“我到那儿去看看,或许那 有适合训练的地形。”
    “祝你玩得愉快,我就不等你了。”海格特还要去其他地方巡视:“需要我回来接你吗?”“用不着。”利奇拍了拍腰际,他的皮带后面挂着一个小包,那 面放着一对滑轮。
    和海格特分手,利奇朝着滑翔翼盘旋的中心走去。
    四周是一片雪白,连一棵树都看不到 ,没下雪的时候,这 应该是荒草地。裴内斯近郊到处都是这样的草地,这种草很密,高有一尺左右,如果长成一大片的话,软软的就像是给大地铺上了一块厚厚的地毯。因为下雪,雪堆得又是那幺厚,积雪加土底下的草,简直就是最好的缓冲垫。
    利奇踩了两下,感觉到脚底很有弹性。
    这或许也是裴内斯人敢玩滑翔翼的原因,从空中掉下来,有这层厚厚的缓冲垫档着,或许不太容易摔死。
    远处有一片低缓的丘陵,利奇猜想,滑翔翼应该是从那 起飞的。
    利奇朝着那边奔去。
    雪垫实在太厚了,走起来非常费劲。利奇将斗气运于脚底。当初他能够在烂泥 面如履平地,应该也能应付这些积雪。一试之下,证明他想得是正确的,最有趣的是,他踩过的地方除了留下一个浅浅的脚印。还有一圈圈的波纹,两个脚印之间的波纹互相交织,就像是水中的涟漪。
    往前奔了两公里左右,利奇终于看到人影,在一道迎风的山坡上面站着七、八个人,旁边还放着两架滑翔翼。
    稍微靠近一下,租奇已经能够看情那群人的模样了。
    那是一群青年,五个男的,三个女的,年龄都在二十岁左右,看上去确实像是大学生。
    利奇径直走了过去。
    山坡上同样有积雪,不过那群人站立的地方都清理过了 ,连那面山坡也被清理出一条十米宽、三十米长的坡道。
    利奇沿着坡道往主走,他登上丘陵的时候,怡好有两架滑翔翼降落下来,操纵滑翔翼的人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居然朝着他沖了过来,
    利奇当然不会被撞中,滑翔翼还没有到他面前,就已经激起了一阵劲风,有风就有乱流,也就有空气的缝隙,利奇紧贴着那股风飘了开去。
    “桑迪,你差一点撞到人。”操纵另外一架滑翔翼的人怒声喝道,居然是一个女人。
    “不要紧的,那是一位尊敬的骑士,你没有看到他躲得多漂亮吗?”差一点撞到利奇的家伙轻描淡写地说道。
    利奇从这个人的语气之中,听出了一丝怨气。
    两架滑翔翼停了下来,山坡上的那群人一拥而上,帮着那两个人把滑翔翼脱卸下来。
    利奇第一次在近距离观察这种有趣的装置。
    瓦尔基 和新型战甲上同样也有滑翔翼,那是完全仿照蝙蝠的翅膀,用钢质骨架和特殊皮膜製成,而眼前的滑翔翼根本就不像足任何飞行生物的翅膀,反倒更像是风筝。
    “我以为骑士都根呆板,是除了战斗就没有其他爱好的人。”一个戴鸭舌帽、穿着花格子衬衫的大学生走了过来。利奇并没打算辩解,他以前也认为骑士都是呆板的家伙,直到加入105小队之后才发现根本就不是这幺一回事。因为修练的功法对大脑有刺激,所以骑士 面有很多像莉娜、罗莎和罗宾这类问题人物,嘉利和玛格丽特那样的已经算得上是正常人了。
    “两年前我还和你们一样是普通人,我本来的目标是能够考上格拉佛尼尔航运学院,毕业出来之后,赚钱容易,而且可以到处跑,增长见识。” 利奇歎息了一声。
    听到这样。一说,那些大学生变得稍微友善了一些。
    “你怎幺成为骑士的?”一个女大学生问道。
    “我注射了一种药剂,对普通人来说,注射这种药剂的后果是力量和耐力都变得很强,不过寿命会大减。我因为有隐性的骑士血脉;注射药剂之后就觉醒了。”这件事是利奇事后知道的。这个消息一直都被上面的人封锁,他能够知道这些,证明他耳目灵通。
    那群大学生顿时惊呆了,几个女大学生拚命捣住嘴,好像忍不住要叫出来一样。“有多少人注射了这种药剂?你们事先不知道吗?”另外一个大学生叫嚷着,他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
   
    “很多人都注射了 ,我们又不傻,注射那种药之后虽然寿命会减少,但是在那个时候,不想当俘虏就只能这样做。你知道瓦雷丁人怎幺对付俘虏吗?”利奇知道有的时候,说真话未必别人愿意听,说假话反倒容易被人听进去。
    果然那些大学生一个个都唏嘘不已。
    “你是哪儿的人?”刚刚卸下滑翔翼的那个女大学生问道,这个女人一头短发,打扮得就像是一个男孩子,很有几分罗宾的味道。
    利奇沖着她刚才说的那句公道话,对她颇有些好感:“格拉斯洛伐尔,听说过这个地方?那 曾经是主战场。”格拉斯洛伐尔对于利奇来说是故乡,是生命中最重要的地方,不过他并没有指望眼前这些人听过这个名字。
   格拉斯洛伐尔就算在拉沃尔省也只排在三、四位,地方又有些偏远,而拉沃尔省本身在共和国,也是排名靠后的边缘省分。
    让利奇感到意外的是,那些大学生居然全都点了点头,还有人随口说道:“从格拉斯洛伐尔到这 可够远的。”“我的老家这幺有名吗?”利 奇惊奇地问道。
    “没什幺名气,不过我们倒是都听说过,忘了介绍,我们都是地质学院的。”那个短髮女大学生说道。
    “怪不得。”利奇笑了笑,他总算明白,这些人为什幺知道他的故乡了,学地质的人当然对各个城市都有了解,这是他们的本行。
    “我去过那儿,那一次是系 面组织下去考察西南各省的植被和水土状况,,我们在格拉斯洛伐尔待了半个月。我还记得当初住的是一家名叫格马诺的饭店。”
    另外一个大学生说道。
    “你们挺有钱的嘛!格马诺饭店是我们那 最高级也最昂贵的饭店了;这家饭店最有名的是野味烧烤,你们尝过吗?”利奇啧啧连声。
    “那可没有,住饭店的钱学校可以报销,野味烧烤就得自己付帐了,我只是一个穷学生。”那个大学生显得轻鬆很多,他已经确信,利奇刚才的话全都是真的了。
    “像你们这样玩滑翔翼的人多吗?”利奇把话题转向了自己感兴趣的话题。

    “你也对这感兴趣?”那个短髮大学生生问道。
    利奇从背后掏出了那对滑轮:“或许是因为身上有隐性的骑士血脉,在觉醒之前,我就对一切和速度有关的运动非常感兴趣,在老家的时候,我是轮滑王。”
     
     一听到这诂。另外一个大学生立刻轻蔑地摆了摆手:“这算什幺?和滑翔翼比起来!轮滑只能算是小儿科,对小孩倒是挺合适。”其他人顿时也笑了起来,短髮女大学生也笑着说道:“确实不能比,你根本想像不到,在天空中翱翔,居高临下俯视大地时的那种感觉,那.......那绝对是无法形容。”“能让我试试吗?”利奇朝着其中的一滑翔翼走了过去。
    “这可不是玩具。”戴鸭舌帽的大学生连忙阻止:“想要上天的话,先要进行地面训练!然后是短距离的滑翔,最后才能够上天。”他指了指那个短头髮的女大学生:“你想玩的话就去问她,她是这个俱乐部的头。”
    “我们可不加外人。”短头髮的女大学生摇了摇头,不过她看到利奇失望的眼神,心不由得一软:“不过,我可以带你上天,让你感受一下滑翔的感觉。”
    带其他人上天,用钓不是普通的滑翔翼。短髮女大学生将那两个放在一旁的滑翔翼中的一个取了过来,这个滑翔翼比其他的滑翔鸾要大一些,底下挂人的地方也多了一副吊带。
    “你最好抓紧我,但是别碰前面的操纵桿。”短髮女大学生警告道。
    利奇当然不会答应,他哼哈了两声,就算是应付过去了。
    抬着滑翔翼走到山坡的顶端,说实话,这幺大一个滑翔翼居然没有多少重量,这让利奇很感兴趣,装在战甲上的那种滑翔翼全都是钢质骨架,绝对重得多。
    随着短髮女大学生的一声招呼,利奇抬着滑翎翼撒腿狂奔,才奔出二十几步,身体就已经离开了地面。
    利奇双腿一抬,身体立刻横了过来,虽然没有戴着听音器,不过他仍旧能够感觉到身体四周的气流变化.
   一股风迎面而来,那是滑翔翼破开空气造成的,不过还有另外一股风是沿着山坡吹拂上来,这是迎坡的上升气流。。滑翔翼先是沿着山坡往下滑,滑落到半山坡的时候开始拉平、滑出两三百米后,就开始上升.
    利奇乾脆闭上了眼睛没有听音器,他只能听清十米之内的风,不过这已经够了。
   
    每一次运用起“天听”,他都感觉到自己化作了风,和四周的风完全融为一体,这一次感觉就更清晰了。
    这或许是因为他此刻就被风包裹着,强劲的风承托着他往空中飞去,每一次盘旋都让滑翔翼飞得更高。
    越是到高空。风就变得越大,突然利奇感觉到身体内部一阵莫名的悸动,原本按照“天听”路径运行着的斗气,一下子滑入了岔道。
    这原本是非常危险的事,如果是其他的骑士,肯定会立刻停止斗气的运转,但是,利奇却没有。不知道为什幺,斗气走岔的那一瞬间,他的眼前闪过了当初在树林之中,和索菲两个人面对瓦雷丁骑士时的情景。
    就是那一次,在死亡的威胁之中、在外力的压迫之下,原本无法斗气外发的他,突然领悟了“镜。反射”这招杀招!
    那一次只是一瞬间,“但是感觉却和此刻非常相似。
    斗气很慢地移动着,走的果然是一条全新的路径。
   
    这并不是他刻意引导的结果,利奇感觉到一切如同呼吸和心跳一般,是那样的自然,好像斗气原本就应该这幺运行。
    随着斗气迴圈渐渐变得清晰,身体周围的风也受到了影响,居然形成一个空气漩涡,这个空气漩祸紧贴着他的身体,只有薄薄的一层。
    一开始这层空气漩涡只是包裹住他的脑袋和双肩,渐渐地随着斗气迴圈的複杂化,包裹的範围也越来越大。
    当斗气迴圈完成,利奇首先是一愣。
    这条迴圈完全是新的,不过和他最初修炼的那种重装防御者的功法非常相似,斗气都是运行于皮肤浅层之中,而且密布全身,只不过现在迴圈所走的路径要更複杂。
    仔细一想,他有些明白了。那种重装防御者的功法原本就有些与众不同,不讲究硬挡,而是注重卸力。眼前的这个空气漩涡,伺样也不是他强行政燮风的方向影成约,而是改变迎面而来的风的方向,让风自己形成涡流。
    流传的路径虽然差不多,但是属性却完全不同。
    按照重装防御者的的功法楼修练出来的斗气,如同大地一般厚重,但此刻的斗却如同风一般轻灵。
    利奇不知道这到底是怎幺一回事,他所看过的那些书,没有一本提到类似的情况。
    他同样也不知道这种斗气迴圈对于其他人是不是有效。
    当初“镜.反射”是在外力压迫下瞬间完成,他根本就不知道斗气发生了什幺样的改变,所以“镜,反射”就成了他独有的杀招,其他人根本就学不会。
    这种情况并不少见,不知道有多少强力的功法有记录却没有传承。也正因为如此,难学难练的神技和绝学都不难弄到手,稍微有点门路的人就可以得到修练的方法,甚至还能够找到前人的修练心得。
    但是想要弄到一门谁都能修练的顶级功法就困难了,顶级功法要不掌握在国家的手 ,只让供职于特殊部门的骑士修练,要不掌握在骑士世家手 ,只有直系子孙才有资格修练。
    不过此刻,他最想知道的还是身体四周缠绕的空气漩涡,对滑翔有没有帮助。
    趁着短髮女大学生没有注意,利奇的手悄悄搭在了操纵桿上。
    一开始他并没有使劲。因为他并不知道怎幺操纵滑翔翼。
    他看着女大学生将操纵桿时而前推、时而后拉,滑翔翼一会儿高飞,一会儿拉平。
    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那个女大学生微微一推操纵桿,猾翔翼再一次抬起,就在这个时候,利奇的心头突然一动,他有一种感觉,他能够做得更好。
    他猛地一扳操纵桿-----他的力量当然不是那个女火学生能够抵挡的----就看到滑翔翼一下子侧转了过来。
    滑翔翼原本很平稳地在空中盘旋,现在猛地一侧,突然间切入了风的间隙之中,简直就像是从高空中坠落下来一样,速度瞬间就变得极快。
    高度掉落了两百米左右,利奇的手一扳,滑翔翼重新拉平。
    滑翔翼的速度是那样快,迎面而来的劲风一下了将滑翔翼重新拉了起来。
    利奇感觉到系系住他的那根吊带猛地往上一扯,他的胸口被压得有些发闷,耳边的风声也从原来的呼呼作响,变成了尖锐的啸音
    “啊......”那个女大学生尖叫了起来。她想开口咒?,不过此刻的她连呼吸都因难,能够发出尖叫声已经是奇迹了。
    还役有等她适应过来,滑翔翼猛地一头栽了下来,那突如其来的失重感让她再一次尖叫了起来,这一次尖叫声变得更恐怖、更凄凉。
    不过十几秒,尖叫声嘎然而止,原因并不是她不再害怕,而是因为滑翔翼再一次掉头向上,迅速升高的拉扯力,让那个女大学生感觉呼吸因难。
    “你要不要先下去?”利奇有些歉意地看箸身边的这个女人。
    “放我下去。”那个女大学生浑身颤抖,眼睛紧紧闭着,嘴唇一阵阵颤抖,隐约还可以听到咯咯咯的牙齿碰掉声。
    利奇轻轻一笑,将操纵桿往下一压。他根本就不打算像其他人那样缓缓降低高度,而是如同看到猎物的鹞鹰——般,倾斜着俯冲而下。
   
    这一次那个女大学生没有发出尖叫,她紧闭着双眼,双手抱着肩头瑟瑟发抖。
    距离地面还有五、六十米的时候,利奇猛地一推操纵桿,滑翔翼紧贴着地面急速滑行起来。
    利奇抬起身体,双脚在地上连点了几下。
    如果是普通人,前沖的力量绝对会将腿骨折断,不过骑士就不怕了,滑翔翼很快就停了下来!
    利奇这才发现。那个女大学生一直在发抖,身体早就变得僵硬了。
    “很抱歉,吓到你了。”利奇轻轻解开那个女大学生身上的吊带,把她放到了地上:“你们帮帮她。”他抬头朝着山坡上的那帮人喊了一声。
    把人放在雪地上,利奇抬起滑翔翼,他根本就用不着登上山坡,就算是在平地上,他也有把握让滑翎翼飞上天。
    随着奔跑的速度越来越快,滑翔翼果然变得越来越轻。
    突然一阵风迎面而来,滑翔翼猛地一抖离开了地面。
    没有了旁人的拖累,利奇身体往前一靠,滑翔翼不升反降,几乎紧擦着地面一掠而过,地上被激起的飞雪不停地刮着紧握操纵捍的双手。可以说是惊险到了极点。
    如果是旁人早已经吓得紧闭眼睛,利奇却不在乎,四周的风彷佛在告诉他,他绝对不会落到地上,那些风会托着他飞上高空。
    滑翔了大概有五、六百米远,突然滑翔翼猛地抬头,倾斜三十度角径直飞了起来,飞到五、六十米的时候,猛地一个倾侧,再一次俯冲而下,那速度变得极快,这一次滑翔翼没有掉落太多的高度,马上又是一抬头,到达了更高的高度。
    就这样一会儿俯冲。增加速度,一会儿拉起,用速度换来高度,只是片刻的工夫,滑翔翼已经飞到了两千多米的高空。
    四周全都是云,飞到云层的上端,感觉就是那幺不一样。这 就像是另外-个世界,从云层中穿出来,下方是广阔的大地,远处是裴内斯市区,从蔔面往下看,裴内斯就像是一块由白色、灰色和褐色组成的拼图,上面密密麻麻布满了一些小点和纵横交错的网格。
    小点是广场,网格是街道,但是这一切从千米以上的高空俯视的时候,就显得有些渺小了。
    除了城市,其他地方就是一片雪白。利奇很想知道,到了春天,从高空往下俯视,会是一番什幺样的景象。
    轻轻一压操纵桿,他从上升气流之中穿了出来,进入了另外一股气流之中。这股气流很强劲,方向是从右侧后方斜着吹来,如果是其他人,肯定会极力避免这种情况发生。滑翔翼不是风帆,从后往前吹,虽然会被风带着走,却无法保持高度。
    利奇并不敢肯定他能够成功,他只是想试试刚刚创出的“御风术”能不能真的御风而行。
    人心总是不会满足,一开始他只是想飞起来、想尝试一下翱翔在高空中的感觉,当这个愿望实现之后,他又想试试能不能自主控制飞翔的方向。
    滑翔和飞翔完全是两码事,前者完全借助风势,只能在有上升气流的地方翱翔,刺激倒是很刺激,不过真正的用处并不是很大,就如同有船却没有船桨一样!
    紧裹在身体四周的这层涡流像是一件由风编织而成的外衣,普通的外衣能够用来遮尘挡雨,这件风的外衣却能够挡风,让他的身体感觉不到一丝风的阻力,反倒有一股不大的推力。
    推力不大,却已经足够推着滑翔翼继续前进。
    利奇轻推操纵桿接连换了几个方向,此刻的他早已经飞出了上升气流的範围。
    滑翔翼户商户下飞翔着,有的时候飞得比较稳,有的时候飞得却像是一个醉汉似的跌跌撞撞,但是每一次它似乎要从空中掉落下来,却又重新拉了起来。
    整整过去了半个小时,利奇总算摸透了滑翔翼的特性。
    他能飞,只要风不是太大:他能够朝着任意方向飞行,大部分时候。他凭藉“御风术”直接就可以飞,只有在迎风的峙候需要有点手段,靠连续的爬升和俯沖,抵消迎风带来的阻阻力。
    这种阻力来自于滑m 翼本身,风的漩涡只是包裹住他的身体,并不能够覆盖滑翔翼。利奇有些遗憾;刚才应该换一个单人用小一些的滑翔翼试试。滑翔翼的翼面越小,产生的升力也越小,不过阻力同样也小得多,无论是速度还是灵话性都要好得多。
    他轻轻一压操纵桿,滑翔翼再一次俯冲而下。
   
    这一次利奇想要尝试更加惊险刺激的花式飞行。
    以前他在学校的时候就是花式溜冰的高手,论花式溜冰,整个格拉斯洛伐尔没有一个人是他的对手。他擅长的那些动作可以让旁观者的心脏停止跳动,现在他想试试花式滑翔。
    就看到滑翔翼猛地急沖而下,紧接着一个侧身,来了一个八字迴旋,然后又是一个三百六十度的翻转.......
    利奇操纵着滑翔翼完成了一个接一个的惊险动作,滑翔翼的速度也变得越来越快。
    又是一个跟头,当滑翔翼整个倒转过来的时候!利奇感觉到浑身的血液彷佛沸腾起来,他喜欢这种刺激。
    滑过四分之三的圈,滑翔翼头朝下,几乎是笔直往下沖,不过转眼间就又拉平了。
   
     就在完全拉平的一瞬间,左侧的机翼一阵猛烈的抖动J 紧接着卡嚓一声响,左侧机翼在一尺半左右的地方折断了。
    正感觉到兴奋的利奇,突然觉得身体失去了控制 ,连人带滑翔翼急速旋转着朝地面落去。
    利奇的反应挺快,他酌手猛地一挥,击在了右侧的机翼上,机翼立刻就被打得折了,与此同时,他的身体完全展开,那层包裹在身体四周的风的外衣突然张开,像是一个网兜似的,兜住了周围的风。
    虽然人仍旧急速掉落,却已经不再加速了,稍微有些不妙的是,斗气的消耗非常迅速,不过此刻为了保命,利奇霾顾不得这些了。
   
    眨眼间,他距离地面只剩两百多米。
   
    利奇竖起右手,食指和拇指环扣,然后猛地一挥。
    一股直径差不多有一米的气旋随着食指的弹出朝地面打了出去,利奇并不打算攻击任何人,他只是想要划开前方的空气。
    果然一道真空裂缝凭空出现。
    对準这道真空裂缝,他整个人都撞了进去。
    利奇发招的时候是斜四十五度发出,身体一撞入这道真空裂缝上就封像是掉进了一根管道一般,笔直掉落的他,变成了斜四十五度滑落,还没等他从真空裂缝之中掉出来,第二发半月杯又打了出去,这一次割裂的真空裂缝和地面的夹角只有五度左右。
    几乎在眨眼间,原本斜四十五度滑落的他,变成了近乎于和地面平行。
    从空气裂缝中出来的那一瞬问,利奇再一次张开了风的外衣,落下的速度顿时减慢了许多。快要着陆的时候,利奇抱紧了 脑袋,身体缩成一团,只是将双脚伸出。
    脚底猛地一震,利奇感觉到整个脚底都震麻了,他的身体顺势往前一滚,就像是一颗球似的咕噜噜滚出好几百米。
    雪地被压出了一道深沟,在这道深沟的尽头。是手脚张开趴在地上的利奇。
    此刻的他感觉头量目眩,双脚更是一阵阵发麻,背脊也有些疼痛。
    他挣扎从地上爬起来,就看到那群大学生从山坡上跑过来。
    跑在最前面的正是那个短髮女大学生,一边跑、她一边还嚷嚷着:“骑士都像你这样不要命吗?”
   
     利奇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